活得久了,你我都活成了小丑


  小丑的模样是什么样的?脸涂油彩,他笑得最开心,却没有属于自己的表情;表情夸张,他逗乐着世间的一切,却把自己埋在厚厚的妆容里。他有着世上最大的笑,却好像永远少了点什么,那缺少的部分如同黑洞,吞蚀着真正的情绪,当太阳落下,光线消逝,我们的脸,小丑般的模样,是那么的让人让自己恐惧。活得久了,你我都活成了小丑,活得回到孤独的黑夜时,找不到真正的自己,有的,只有一地空虚。

  1564664735153302937.jpg

  还记得,在白天,面对同事,面对朋友,面对上司,给的一副副表情,是那般积极,那般热情;还记得,在入夜,面对家人,面对恋人,面对网络聊着的网友,给的一声声问候,是那般温柔,那般亲切。有没有过,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房里时,脸上一直挂着的笑,顷间崩溃的刹那,那种迅速,那种自然,是当自己发觉都会恐惧——原来,一直,我都是在演戏。

  如果,回想起白天黑夜经历的一切,想起自己的一个个脸庞。我承认,我不敢问一问自己,哪一副才是真的自己的模样?

  也许,事情太多,自己太忙,多到给出一副副的模样,却忙得忘了真正的那一副是什么一个样了——就像小丑,多年后,卸掉油彩,反倒对镜子的那个人,陌生了。

  1564665614595492722.jpg

  你问过我,我想要过的生活,我给过你答案,但事实,在我心里,我也不知那是否是我真实的答案——我希望的,不过是一杯清茶,几道小菜,清晨夕阳,结庐篱下。然而,事实上,说出这番话时,我清晰地感受到,我还有许多东西,放不下。但如果你要我去追求富有,追求权力,追求世间动人的一切时,我又清晰地感受到,其实,我并没有那么热衷。我也许就是那般矛盾的一个人,刚好就好,但同样,我给了不同的人不同的答案,只为了让他们听起来更加舒服——而到如今,我还是不知,我想要的是什么,一直随波逐流,见步行步。

  前几天翻了翻几个月前拍了照片,才道:“怎么会拍这样的相片的?”连自己都对前几个月的自己的行为感到惊奇,再顺延想起再久远前的一些事情,突然才发现,原来,再也想不起,曾经自己,是什么模样了。

连续的线来的,不会无端端地成这个样子,也不会突然就生成这个样子。忘了过去自己的模样,是一样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这会让你忘了许多起因,忘了许多回忆,最最关键的是,无法再追溯,原来自己是这么来的,自己的这个样子原来如此。

  就像现在,我再也无法确定,此时此刻的自己,所思所想,是否有个源头,而这个源头,是否真切。过了很多年后,会有一些故友,对我们说:

  “你变了。”

  而我们会在那时那刻把故友口中说的未变前与现在的自己从记忆中抽出来对比——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知道,这些年来,原来我们这样过。

路没了回头,只剩了眼前,再没了身后。

  小丑一逗一笑,他逗笑了世人;举止夸张,他娱乐了小孩。小丑知道,这是他该做的,而我们活了这个世上,我们清晰地知道,什么是我们该做的。我们愿意为“该做”而不断努力,付出代价。只是,时间久了,莫要忘了,除了“该做”,还有“想做”,我们的成长不该从“想做”变成“该做”。小丑的笑里没有自己,举止中失了灵魂,而我们,如果忘了,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身后了。

  不过话说回来,经历多了,是否还记得当初的自己呢?

  1564666321366302856.jpg

达到当天最大量